端午風情

2019-07-02 16:42:44 西部散文選刊2019年6期

尤屹峰

農歷五月初五,是我國一年一度的四大節日(除春節之外的元宵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之一。民間把這天叫五月五,官方管它叫端陽、端午或端五節。據說,我國第一位有名有姓的偉大詩人屈原遭貶流放,經汨羅江投江自盡。后來,人們為了紀念他,就把這天當做盛大的節日,隆重地紀念。

端午節的來歷是真是假,至少如此沿說了一兩千年,早已約定俗成,人們便按照傳統習慣那樣過就是了,誰也不想作訓詁考證工作。即使有人愿意那樣做,大概也無法考證出結果來。

南方人在這天要吃粽子、賽龍舟,以表達對屈原的紀念。我們北方山區的民間,早年根本沒有這樣的習俗,原因大致兩個方面:一是水少,二是無大米。北方山區民間的端午節,過法別有風味:點高山,插楊柳、艾蒿,綁花線、戴荷包,吃甜醅、吃涼粉,烙花饃饃……花樣真是不少。

小的時候,我總像盼過年一樣迫切地盼著過五月五,盡管窮得明知道沒什么過頭。

自從上了高中到現在幾十年沒有和家人一道過端午節了。參加工作以后,雖然平素吃的比原來家里人好了許多,但在端午這一天,總覺得缺點味兒、少點勁兒。到現在,我們仍保持著兒提時候過五月五的興趣與童心,年年很想和家人一起過個勝似過年的端午節。

我希望和家人一起過五月五,主要是想和家鄉人一道重新盡情地享受民間的樂趣,追拾留在腦際里的童年美好記憶。

記得那是個星期六,我乘了一輛難遇的順車向家鄉馳去。進了村,一眼看到一群不大不小的孩子用車拉樹枝,路途顛簸的疲勞頓時消退——又能看上點高山了。來世活了六十余歲,只見過兩次點“高山”,明天將經歷第三次,昨晚一定是做了個好夢。

我心里有點激動地幾步奔回家,與古稀老母親聊了一會,便急急奔出家門,步不由己地向壘“高山”的地方走去。

“高山”仍然壘在接近山頂的那個平灘上。幾個大人已將中心桿子栽起,正往桿子跟前垛孩子們拉來的樹梢捆。名曰壘“高山”,其實就是立樹梢捆,只是將樹梢捆或者樹枝不是平著摞,而是豎著立:先在荒地上栽一根粗而長的椽子,接著靠椽立四捆較干一些的樹梢,外面就樹梢樹枝亂立。樹梢越立越多,“高山”就越來越大。為了使火從桿子上直直地著起來,“高山”中間要事先塞一大背斗干麥草或者胡麻柴,四周還要留出四個火洞,填上干柴,好讓火均勻地燃起,不使“高山”偏燃而倒塌。

按照老辦法,我們很快將“高山”壘了起來,但還不怎么高大。兩個年長者提議再砍些濕梢子壓在外面。我們大人小孩就呼啦啦向廟灘跑去。廟灘上有幾棵官柳樹即沒分給私人的集體柳樹,是護廟的“風景”,一年四季沒人砍,長得亂蓬蓬的,像頭發被撕亂了一般。能爬樹的幾個半大男孩爬上樹,乓乓乓把無用的樹股子砍了下來,每人掮了根或一捆,爬坡來到“高山”跟前,把濕梢子壓在壘起的“高山”上,使“高山”猛然間增加了幾份“富態”與魁梧。但我仍覺得它還有點寒磣,小家子氣。因為它還沒有我上初中時,我們“十大金剛”(我們村里同列十個男孩)親自砍樹、親自壘的“高山”的一半大。

記得那年距五月五還有一兩個月呢,我們就開始剁梢子。梢子剁了生產隊滿滿的一大場。到壘“高山”時我們只拉了一半兒(一半兒分給社員們),根據大人的建議,臨時又剁了些濕梢子,壓在干梢子的外面。那個“高山”的個大吆,像一座小山一樣。如果讓誰家一家子拉去,準保燒兩三年。我們“十大金剛”怕把“高山”叫人在夜里偷拆著抱回家去,就商量輪流吃飯,吃過飯一個不能少地都來看守“高山”。

那是個月色朦朧的夜晚。我們一茬“十大金剛”都拿著饃饃,抱著破氈舊被子一個不落地來到壘“高山”的地方。雖到五月,山里夜晚天氣還是有些寒冷,有幾個只穿一件汗褟兒,沒走到地方就凍得上下牙相磕。為了避寒,我們就在一個懸埂埂底下挖了兩個大洞,里邊墊上干土,又鋪上干草,五個人擠在一個洞里。起初,這個丟一句笑話,那個說一句嚇人的話。誰曉得夜那樣的長,我們說一陣,鉆出來喊一陣(一來壯膽,二來也是嚇唬那些想來偷“高山”的人)。到了后半夜,似乎要說的全說完,再沒啥可說的了。幾個特好動者,相互戲謔、挑逗,開始用小胡基打起仗來。有懂事者說黑夜不敢用胡基打人,打了人會沾沖氣(邪氣)。于是,就掬細土從一個洞向另一個洞里揚起來。起先是一兩個相互揚,還有勸說的。不大工夫,兩個洞里的人組成兩個陣營猛烈地開起仗來。頃刻間,黃土籠罩了上空,說聲,笑聲,拋土聲,嘶喊聲,啐唾聲攪合在一起,分不清天地人了,只覺得嗓子眼里填滿了土,喊得干澀干澀的,干噎得出不了氣來。仗越打越猛。有不顧命的,躍出自己的洞里,脫下汗褟兒,包上一大包細土,冒著對方的“槍林彈雨”,猛地撲過去,將那一大包土全抖進對方的洞里。頓時,那洞里減弱了“火力”,只聽見一片咳咔、呸呸的聲音。那得勝者的洞里,是另一片翻了洞的喧笑。挨了“炸”的洞里復仇心切者,鉆出去以同樣的方式給以還擊。此時,那個洞里的笑聲猛然停住,改成同樣的咳咔呸呸聲,而扔“炸藥包”的那個,笑著從斜坡上滾了下去。他這一滾,倒提醒了大家,于是,一個個從洞里咳咔奔出來,滾了一坡一灘。等滾累了起來一看,媽吆,哪像個人啊!一個個只有眼睛骨碌碌轉,嘴張開略略顯出一點黑洞洞,再渾身成為了一個土人兒,一個個臉上的汗水和著黃土,墁了足有一拃厚,整個頭如同一個黃土疙瘩。這時,都相視而笑,笑完將袖頭上或者汗褟襟子上的土拍掉,揩擦那滿臉的泥土,一揩一層子黃泥。有那揩不下來的,便在袖頭子或者汗褟襟子上唾些唾沫去揩。就這樣,我們“十大金剛”整整兒鬧騰一個透夜。東方鳥兒剛叫的時候,我們就急不可待地喊叫起來。隊里的人大多還沒到地方上,我們就心急得點起了火。等人到齊了,“高山”已成了一大堆將滅的灰糟。沒跟上點“高山”的人,狠狠地罵了我們一頓,有一人還差點打起我們來。

壘好“高山”在往回走的路上,我不由地想起少年時期的那一件趣事兒,心里也擔心明天我會不會也起晚了,錯過看“高山”的機會呢?

在酣甜的睡夢中,我被突然的狗叫聲驚醒,隱約聽到人的說話聲。“這么早就點高山了?”因瞌睡正香,貪睡了不大一會時間,母親便催我快去點“高山”。我慵慵起來,走出大門,啞悄悄的。我以為村里人都還沒有起來,順便扳了幾枝柳枝插在門方上,聽著有人說話,跑出來,響著人的腳步聲。我趕緊跟著前面的聲音向壘“高山”的地方走去。還沒到地方,老遠就看見一抱巨大的煙柱直上云天,火光映紅了半個山灣。我快速跑起來。等我跑到地方一看,幾乎全村的大人小孩全在那兒,黑壓壓地站了一坡,還站滿了頭上戴著黃花兒的牛羊驢騾。“高山”之上的火頭,已順著中心桿子爬上了頂端,火焰升起幾丈高,火里嗶嗶剝剝炒豌豆似的響成一片。那煙緊緊地抱成一團,巨大的黑色柱子般硬硬地向上天頂去,直頂到人們的視力所不及的地方。我真擔心它會頂破天幕,頂瞎星星的眼睛。

這是一個很晴朗很清爽的早晨。遠山,輕輕的白白的霧靄,縈繞在黛青色的山頭上,正像那仙境里云氣。空氣像濾過的一般,格外宜人;整個山野也如被清水淘洗過一樣,格外的潔凈。

村民們三三五五在一起,一邊看著火,一邊議論這、議論那的。坐在離火近一點的,急急向后挪幾步。火勢真猛,火的熱量散發開來,燎得一二十步之外的人的臉都燙辣辣的。

東方泛白了,我村的“高山”塌架了,火焰趴在了地面。正當人們準備回家的時候,一群孩子不約而同地喊起來。原來四山頂上都冒起了濃煙,鄰村遠莊也點起了“高山”。看著那升騰著煙火,我想起了古書上所寫的古邊哨報信的狼煙來。我覺得,所不同的,狼煙報告的是戰事的信息,而“高山”之煙,則渲染的是和平年代快樂安寧的氣氛。“真美啊!不知誰人留下這點高山的習俗,叫人只一看就了事?”我自言自語了一句。坐在我身旁的一位五十開外的近鄰反問我:“你念了那么多書,難道在書本里就沒讀出它的來歷嗎?”我啞然,很慚愧地望著他。近鄰似乎看出了我的尷尬相,不等我回答,接著說:“這五月五點高山,插楊柳都有來歷呢。據說很早的時候,揚州城里的人心眼壞得很,上界玉皇大帝派火帝真君下界查訪實情,準備在正月十五的晚夕火化揚州城哩。火帝真君把這一消息告訴給了他站店的屠夫娘兒倆,讓他們在正月十五的晚上點上面燈。到十五晚夕火化去時,全揚州城的人家都點著面燈,沒化成,決定在五月五這一天火化。先一天,玉皇大帝又派火帝真君下界查看情況,火帝真君又把上界的秘密透露給屠夫娘兒倆,讓他們娘兒倆在大門上插上楊柳枝條,在門前點上火,上界就不會燒他家。走時還特別叮嚀給誰都不要說。火帝真君走后,屠夫娘千思萬想不忍心讓娃就一家子受難,就打發兒子給他就通了個信兒,結果娃舅又給娃舅家說了。這樣一傳十十傳百,一夜之間,整個揚州城里的人都在門方上插上了楊柳,在門前點上了火。天快亮的時節,上界派人下來活化揚州城時,一看全揚州城沒人煙了,家家門上都長了蒿草,生了楊柳,大門灘上天火都燒起來了,牛羊牲口滿山滿洼的沒人管,還燒啥哩,就回去稟報給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認為揚州成的人真個壞,上界還沒燒呢,火自己就著了,門上長了楊柳。他再不考慮火化揚州城的事了。可他哪里知道,這是下界人們按上界的暗號做的假象。人們為了紀念這天活命之日,每到這一天,就習慣地在門上插上楊柳,只是把在每家門灘上點火集體挪到荒洼、高山頂上了。”

我聽得簡直入了迷。民間這些不起眼的活動里,竟然還有這么動人的故事。這些活生生的民間瑰寶,我一定是在書本中讀不到的。聽到這,我便追根問底起來:“那么,門上為啥插楊柳,山上為啥要點高山呢?”鄰人聽了我的問話,不假思索地說:“先已說過,門上插楊柳,山上點火,讓上天的人一看,哎吆,人家的門上都長出楊柳了,生了蒿草了,野山上天火都著了,還哪有人哩著。”

“嗷!原來是這樣。”我在頃刻間不知不覺學到了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由此,我猛然想到,北方人過端午純屬兩種性質:一是為了紀念屈原,二是為了避災免禍,從厄運中挽救性命。怪不得北方民間在這一天都要在門方上早早兒插上楊柳,天不亮就去點“高山”呢。原來“揚州人”制造假象,以迷惑上界,楊柳、大火竟然成了解除人們厄運、降福消災、逢兇化吉的法寶。由此看來,宇宙中真正聰明的還是人。那些所謂的神靈確也是蠢物。既然他們在上界掌握著下界的一切,難道就不知道下界的人們用“障眼法”欺哄他們嗎?他們究竟神在什么地方呢?

點完“高山”,我因聽了如此有理有據、優美動聽的傳說故事,心里的激動久久難以平靜。回到家,母親照例給一群孫兒孫女們綁花線、花繩繩兒。

從我記事起,每年的五月五早晨,總要給大孩子、大人綁花線,小孩子綁花繩繩的。說也怪,一過四月半,每逢集日,街市上便又增添了一樣貨色——花線、花繩繩,各色各樣,俊的,不俊的,好看的,一般的,滿街都是。拿花線的人手舉得高高的,生怕別人看不見,上街下街地在人群中來回地擠,口里還不停地叫喊著:“買花線了,又俊又好的花線,買上幾膀子(那時候全用膀子膀)給娃娃綁。”“誰把花線忘了,快買上。”

記得小的時候,每當接近五月五,我都要跟在賣花線的人后邊,眼饞地盯著他手里的花線。只是很少有錢順心地買一膀子兩膀子的。可從沒想買花線綁究竟為了什么。今天既然已經知道了些許過五月五的掌故,何不一并知道呢?

母親給孫孫們綁完,還剩一點兒花線。她要給我綁,我笑了一下,說:“都三十幾的人,綁那多失笑。”母親說:“超(傻)的,綁上一年長蟲不咬。不過你一年四季在學校里蹴著,洼上不去,不綁也不打緊。”

哦,原來五月五綁花線是禁長蟲咬。為什么偏偏五月五這一天綁上花線就不怕長蟲咬呢?母親也說不清其中的道理。

花線綁完,兒子和侄女們便搶著戴荷包。雖然那荷包的樣子很難看,可他們都樂呵呵、興沖沖的,心理滿足得很。

我小時候也很愛戴荷包。記得有一年的五月五,我戴了一大串荷包——式樣各種各樣,布料也各種各樣,不知出自誰的巧手,只覺得好看極了。到了學校,我雖然將它們戴在外衣里面,但還是讓同學們發現了,這個要,那個搶,最后求爺爺告奶奶好不容易才留下了一個。放學回到家就取下來用白紙包好,心愛地放進母親的箱子里。這一放就放了好幾年。我都成了大人,母親無意中從箱子里翻出來,我還很想戴一下呢。究竟為什么要戴荷包,民間有多種說法。因為荷包里裝有香草,不管誰的荷包繡得多難看,只要味兒香,同樣會受到孩子們的偏愛與大人的贊賞。我想,佩戴上裝有香料的荷包,除給孩子們一種美的裝扮外,是否也與防蛇有關——那香料是否可熏蛇?這僅僅是一種猜想,確實不敢定論。問人。人都和我一樣(后來在書上查證確如猜想)。

端午這天還有偷拔艾蒿的習俗。誰家種著艾蒿,在端五的前半夜不提防著,一定會叫人偷拔去。記得母親曾叫我偷拔過三堂兄家的艾蒿。我很心重,一下子給拔了個精光。母親說,這天拔的艾最好,灸病容易好。我也常見,早些年母親用艾給村里人灸病,也時不時給外村人也灸。

這天早晨如果有露水,大人們一定要叫孩子們去打露水。據說,手打了露水手不害麻病,腳打了露水腳不害麻病。我不知道其中有沒有科學道理,小時候到這天,只要有露水,我總去打。這倒不是我真信仰了民間的這種習俗的宣傳,而是作為一種民俗傳統,習慣地那樣做了而已。

還值得提及的,便是端午節這天民家的吃喝。五月五的早飯吃得特別早。有時在點“高山”前就吃過了——早飯為雞蛋炒豬肉,過年都做不了那么純。饃饃堪稱最特別,都是“繡”了花的。烙饃饃時,將搟好的饃餅的面上,或用頂針,或用針屁股,或用碗邊、切刀刃、細竹棍、筷子頭什么的,畫上各種各樣的花紋兒。除了大家共同吃之外,法定的,一人還有一個私自的花饃饃。孩子們拿花饃饃時,多時不管它的分量如何,總挑花紋好看的拿上。花饃饃上的花兒真是千姿百態。如果進行一次花饃饃畫展,你一定能盡情地欣賞到那民間婦女們巧手杰作呢。如果有哪位細心的姑娘打花樣兒,也一定打出好多好多種。每家的孩子們除此之外,還有偏份兒——常常戴兩個面蛤蟆,年齡更小的還戴幾個面荷包。

五月五是仲夏時節,這天往往特別熱(大概是讓“高山”烘干了空氣中的水分)。因此,在這天家家都準備了蕎面或者豆面涼粉。白蔥一樣的涼粉,放上炒的嫩韭菜葉兒,澆上油熗的清凈漿水,吃一碗,那個涼快!這天吃的中最熱門的要算甜醅兒。煮甜醅和烙花饃饃一樣,這也是法定的,盡管別的日子也煮,但畢竟和這天煮不同。甜醅全是用莜麥和上少許麥粒兒煮的。遠遠一聞,一股酒香,吃在口里,是那樣的一種甜香。熬上一鍋甜醅湯,渴時喝上一碗,是那樣的舒服解渴,有一種得天獨厚的醇味兒。山里人的甜醅與川里人用糯米做的甜醅即醪糟,簡直不能同日而語。

在民間,五月五這天,人們都禁進地干活。據說這天一進地,地里就會出現田鼠(鄉間叫瞎瞎,讀hāhā),會毀掉地里的糧食。因此,這天是人們在夏天為自己設的放假日。要是誰去串門兒,主人便可隨便端上涼粉與甜醅,還有花饃饃。無論如何,客人或多或少要嘗幾口的,一是領主人的盛情,主要的是品嘗甜醅的好壞。

端午節,真不愧是我國一大傳統節日。他確實有著與其他節日不同的過法,且有著很多故事,會使那些對民俗有興趣的人從中得益。不知你從我語無倫次的敘述里,是否對我們北方農村的端午節發生了興趣?也不知你想不想到我們北方的民間去過一個愉快祥和、別有風味的五月五?

——選自中國西部散文網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国标麻将13张 极速时时计划群 内蒙古时时历史记录查询 生肖彩票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网站是多少 最新网上棋牌送金网站 河北时时结果 快乐飞艇45秒开奖 新疆时时569期预测 彩票预测网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查询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 幸运飞艇现场开奖视频 今日太湖钓叟字谜总汇 电子游戏猛龙传奇攻略 快乐赛车计划怎么看 2017045期开奖号码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