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 春

2019-07-02 16:42:44 西部散文選刊2019年6期

李萬虎

在西北的河西鄉下,鄉民們總是把立春叫做打春。立是開始的意思,而打往往指的是鞭打春牛,即用鞭子打去春牛的懶惰,迎來一年的豐收,但無論如何描述,預示的意思都是春回大地,春暖花開。

打春是立春的俗稱。它是根據天文劃分而來的,即太陽到達黃經315°時。立春也是我們農歷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一個節氣,所謂一年之計在于春,因此鄉下的人們極為重視。到了立春這天,在鄉下的杠臺上,人們在避風處曬著太陽,聲音忽高忽低,忽大忽小,議論著今年的春打在了什么上,而這個什么,指的就是我們所熟知的十二生肖中的其中一個生肖。在老先人遺留下來的觀念里,如果說春打在了像牛或者羊這種長毛的生肖上,就預示著立春后天氣漸暖,是一個暖春。如果說打在蛇或者龍這樣沒有長毛的生肖上,就認為立春后氣溫偏低,是一個冷春,就像鄉下人所說的天氣拉了倒茬,干農活時凍的縮手縮腳。

以前少不更事,不知道打春究竟是如何打的,怎么會打在這些動物上。去年回老家請家譜的時候,翻閱了我們同族爺爺家的老黃歷。我驚奇的發現在不同的年份,立春日的欄內顯明的標注著不同的立春時辰,比如立春未時,立春巳時等,而這個時辰又跟十二生肖對應,你比方說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未羊、申猴等。立春未時,按對應順序未羊來算,那這個春顯然是打在羊上了,羊是長毛的生肖,那這個春一定是個暖春。立春巳時,顯而易見巳對應蛇,那這個春打在了蛇上,蛇是需要冬眠的,怕冷,這個春一定是個冷春,天氣應該也會拉倒茬。搞明白后,細細想來真是有趣,也嘆服老先人的智慧。

打春也是我們中國民間重要的傳統節日之一,因此衍生出很多習俗,你比方說送春牛、咬春、戴春勝、做春餅、祭祖、游春等。我們鄉下以前都是靠農耕生存,到了打春這天,有些老人往往會占卜算卦,看看今年的豐歉。據說打春這一天,宜晴不宜陰,晴天會預兆豐年,而陰天則預兆災年,就像老黃歷上所說的晴則諸事吉,陰乃萬事愁。為此,鄉下還引申出了一些忌諱,比如在打春這天,為求一年和和氣氣,順順當當,不許小孩子們互相謾罵指責,不許掏灰,不許看病。據說是做了這些會帶來霉運,一年都不順利。

在我們村上,到了打春這天,還有給牛、騾子、驢、馬等牲口灌藥清肺的習俗。因為春天氣候多變,冷熱溫差較大,畜禽容易發生流感、傷風、消化不良、便秘、皮膚病等疾病。如果能在春季灌些驅邪解毒、發表散寒、健脾開胃的藥物可防止疾病的發生。正如“牛馬經”中所說的“春灌菌陳與木通,消黃三伏有奇功,理肺散宜秋季灌,茴香冬月莫教空。”看來自古以來,作為傳統的農業大國,我們一直重視春耕,重視畜禽的健康,也期許新的一年有好的豐收。

至于打春時節的祭祖,往往指的就是上墳。上墳是中國人的傳統習俗,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

打春那天早上,女人們做好早飯后,往往會在吃飯前先在小碗或者茶缸子里舀一點飯,放在正對門的桌子上,這擺放在桌子上的飯,我們叫做祭祀或者供品,也就是上墳燒紙后用來祭奠先人的食物。如果說吃完飯再舀剩下的飯,就是對先人的不敬。

吃過早飯后,端上祭祀,帶上燒紙,就向著祖爺爺祖奶奶的墳場進發。墳場大多在山上,車是沒法通行的,只能靠步行。但這依舊抵擋不住我們小孩子的熱情。其實大多數時候我們跟著去的目的,一是覺得好奇,二是可以吃到各種好吃的。大人們帶領我們男孩上墳卻不是單純的讓我們吃好吃的,而是通過上墳,教育我們百善孝為先的道理,讓我們心靈受到洗禮,懂得勿忘先人孝敬長輩的道理。很多時候,家長的身教重于言教,乍一看是祭祖的形式,恰恰在祭祖的形式之中讓晚輩受到教育和啟迪。

祖爺爺,祖奶奶的墳,我們稱之為總墳,鄉下人常常說的我家跟他家是一個根,這里的一個根,指的就是一個家族,即也就是同一個總墳。平日里我們上墳大多去自己太爺,爺爺的墳,只有過年或者打春的時候,一大家族人才會聚在一起,共同上總墳,完畢后再分開去各自家的墳。

抵達總墳后,往往會有家族里最年長的叔叔主持上墳。雖然儀式簡單,但印象深刻。大家將帶來的祭品全部放在供桌上,有水果,飯,饅頭,畫卷,點心,干果等,總之是家里覺得最好的食物都帶來了。點燃三炷香,插在墳頭前,在墳上壓紙后,大家跪下來圍成一圈,點燃燒紙。我們小孩子比較調皮,總是跑來跑去,大人也是沒辦法。當看到點燃的紙燒完,大人們磕頭作揖,準備祭奠食物時,我們匆匆跑過來磕三個頭,等著大人給我們分食物吃。大人們也是鼓勵我們在祭奠后立刻吃食物的,鄉下人說的后人不吃,先人不喜,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食物祭奠完畢后,還要祭奠酒、煙,燃放鞭炮。這些程序辦完后,這時往往家族里最年長的叔叔,開始跟先人對話,我們稱之為通說,說的基本都是祈福庇護之類的,即就是向祖先求福,希望祖先蔭庇子孫,讓子孫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總墳上完后,大家開始分頭去各自家的墳,儀式跟在總墳上毫無差別。

打春了,天氣暖和了,行走在路上風兒迎面吹過來并沒有冬天的凜冽。小河蘇醒過來了,河邊的楊柳也悄悄吐了絲,鳥兒的歌唱聲悄悄多了起來,積攢了一個冬天陰屲里的殘雪也在人們的不知不覺中漸漸消融。去向陽的山上,早已有了泥土的味道,那是土層下面的草,積蓄了一個冬天的力量,悄悄醞釀著,準備在一個我們忽略的早晨,第一個迎接春天。風兒吹醒了人們,吹醒了萬物,你看那些人們,個個精神抖擻,渾身上下都并發出使不完的勁與大干一場的信心。

打春了,新的一年要開始了。一些勤快的人家已經早早開始往地里拉糞,原本空曠的田地里,一小堆堆的糞堆,宣誓著今天又是一個豐收年。那些外出打工的人,早已在臘月的席間,正月的酒桌上說好了今天跟著誰干,去哪里打工。而暫時出不去們,需要春種的人早已盤算好了今天這塊地種啥,那塊地種啥,以及種子、農藥、化肥這些東西買多少。

打春了,貓了一個冬天的鄉下老人,也一個個拿著板凳子從屋里出來,或在院子中,或在杠臺上,邊曬著太陽,邊拉著家常。說來也怪,一些老人病了一個冬天,炕都下不來,整天家人伺候著,而到了春天居然一個個又煥發了生機,除了人消瘦些,再看上去看不出之前大病過一場,正是應了那句話,春天像魔術師,揮一下魔術棒就變出令人驚奇的世界。

在這個打春的季節,我咀嚼著如煙的往事,打開電腦來,輕輕地敲出一段懷想的文字,不覺間就又回到了故鄉。故鄉是如許的親切,如許的溫馨。對于我們這些游子來說,人世間,最覺親切的永遠是故鄉那一縷鄉音,最是依戀的永遠是故鄉的那一份鄉情,最感溫暖的永遠是家中搖曳的那一盞燈影,而最為難忘的永遠是媽媽站在門口遙望的身影。

我的思緒早已飄向了故鄉,這個時候故鄉的萬物正在以昂揚的姿態迎接春天。我驚覺的發現,故鄉的春天,才是真正的春天。

——選自《西部散文選刊》微信公眾平臺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国标麻将13张 安卓棋牌透视挂 22选5黑龙江走势图片 2019六开管家婆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53期 11选5官方app 海口飞鱼彩票 内蒙古时时的玩法 篮球竞彩比分直播 三昇体育网址 江西时时开去年的好 福建36选7带连线走势图 吉祥棋牌手机版官网 92千炮捕鱼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版 微彩app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