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背景下人力資源共享模式發展研究

2019-07-03 02:24:50 現代管理科學2019年5期

焦文雅 彭劍鋒

摘要:以Airbnb、uber和滴滴約車等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模式自出現以來,就受到資本的火熱追捧,在盈利模式尚未明確之前,資本就在前赴后繼的進行著“燒錢”的游戲。文章通過共享經濟與傳統經濟的對比,提出共享經濟的核心競爭力是提出了一種新的人力資源共享模式,該模式為企業提供了一種新的發展方式,共享經濟提出了一種以專業為界限而非以企業為界限的可能,文章以此為基礎探討了未來人力資源共享經濟可能的發展方向。

關鍵詞:共享經濟;人力資源共享;平臺化

一、 共享經濟現狀

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最早由馬科斯·費爾遜(Marcus Felson)和瓊·斯潘思(Joe L.Spaeth)于《美國行為科學家》雜志發表的論文《社群結構與協同消費》(Cornmunity Structure 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 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他們基于人類生態學家阿莫斯·霍利的共生合作是為了滿足人們可持續發展需求的這一觀點,提出協同消費是一種滿足日常需求并與他人建立關系的日常活動。雷切爾·波茨曼(Rachel Botsman)和魯斯·羅杰斯(Roo Rogers)合著的《我的就是你的:協作消費的崛起》中延續了協同消費的理念,消費者的需求從獲得私有物品轉移到使用需求滿足,形成了新的消費模式。《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6》中對分享經濟的定義是:利用互聯網等現代技術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閑置資源,滿足多樣化需求的經濟活動總和。

近年來,以Airbnb、ofo、Uber、滴滴約車等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模式開始出現,而該種模式從出現開始就在全球范圍內迅速形成浪潮,其中頭部代表發展尤其迅猛:Airbnb成立于2008年8月,經過十年的發展,Airbnb現在在191個國家中擁有超過300萬筆房源,目前估值達310億美元;而ofo在經歷了裁員、押金挪用風波等諸多事件之后,已經瀕臨破產,然而在此之前,ofo最高估值達到30億美元;而Uber和滴滴則作為國外與國內機動車出行行業的兩大巨頭,目前估值已分別達到1 200億美元和550億美元。而整個共享經濟的全球市場規模在2014年已高達150億美元,2025年將擴張到3 350億美元,預計到2020年共享經濟規模占GDP比重將達到10%以上。

無論從共享經濟的發展速度還是資本的追逐熱情,都不難看出共享經濟如今的火熱程度。而具有這種火熱態勢的原因之一,在于共享經濟提出了一種新的企業-員工間的合作模式乃至一種新的經濟增長方式,并有可能發展出一種新的企業運營模型。本文主要關注于共享經濟與傳統經濟之間的核心區別,并以此為基礎對共享經濟對企業未來發展方向的影響進行研究探討。

二、 共享經濟分類

目前市場上常見的共享經濟通常分為兩種模式,租賃模式和服務模式。

1. 租賃模式——商品使用權共享。在共享經濟蓬勃發展起來之后,很多傳統的行業披上共享經濟的外衣,以謀求資本的青睞,然而究其本質,仍然是一種傳統的租賃行為。這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共享單車——如ofo和摩拜,與此類似的還有共享充電寶,共享圖書,共享雨傘等等。這些披著共享經濟外衣的“新興事物”,其運營本質上仍然是收取押金——租出商品——收取租金——收回商品這樣一個傳統租借的閉環模式,與去圖書館借書,去滑雪場租雪具,并無任何本質區別,無非是利用互聯網模式,減少了租借過程中的人力耗費,使得租借過程更加便捷化與自主化而已,與其叫做共享經濟,不如叫做互聯網時代的租借行為。此種模式也因此面臨著一個傳統租借行業的痛點:即租金是否可以達到盈利標準,以及租借商品的損壞率是否可控兩個問題。

以共享單車為例,共享單車在過去四年經歷了蓬勃的爆發式發展,但也有公司經歷了盛極轉衰的失敗。共享單車于2014年以“無樁”自行車的形式首次出現,2015年ofo在北大校園運行標志著共享單車正式誕生。作為共享單車元年,2015年是共享單車行業的萌芽期,僅有少數幾家企業,用戶規模為245萬人;2016年共享單車贏來百花齊放的發展期,前后共計30余家品牌投入市場,投放地區從北京、上海、深圳等經濟中心向全國其他一二線城市迅速蔓延,行業累計注冊用戶增長到1 886.4萬人;2017年是共享單車的爆發期,行業競爭激烈,重新洗牌,確立了摩拜、OFO的雙寡頭地位,部分品牌難以存活,選擇退出市場或轉戰三四線城市,行業累計單車投放量增長至2 300萬量,覆蓋全國200多個城市;2018年共享單車增長速率趨于穩定,截至今年6月,用戶規模已經達到2.45億。然而在整個行業迅猛發展的過程中,從2017年開始,悟空單車倒閉,小鳴單車破產,甚至兩大巨頭摩拜和ofo也難逃厄運,前者已經賣身給美團,后者深陷押金風波,瀕臨破產。這些火熱與衰敗共存的現象,也正表明了,傳統行業單純依靠披著共享的外衣,并不能直接帶來新的盈利點與全新的發展。

2. 服務模式——人力資源共享。筆者認為,此類共享經濟模式,即人力資源共享模式,才是近些年共享經濟真正帶來的新的經濟模式,此種模式雖然在數百年前就已經開始發跡(如古老的行業協會),然而近些年才真正的開始蓬勃的發展。此種模式不同于單純的租借商品的使用權給使用人,更為重要的是,提供給使用人一整套的專業服務。如滴滴和Uber提供給使用者的既是作為出行載體的機動車,同時也是司機的駕駛服務;Airbnb提供給使用者的既是房屋,同時也包括相關的保潔維護等入住服務。而更加重要的一點是,作為經營者——滴滴公司、Uber公司以及Airbnb公司——他們并不是共享資源的擁有者,也不是服務的提供者,從公司經營的角度來看,這些公司都是輕資產的,他們提供的是一個平臺——共享資源的使用者與提供者互相交易的平臺。在此種模式下,共享經濟具有了更加貼近本源的含義:即《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提出的,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閑置資源。無論是作為Airbnb的房源與房東,還是滴滴的機動車與車主,共享的都是他們閑置的資源,這種對于閑置資源的利用,才是真正的新的經濟增長模式。

而將服務模式與租借模式進行對比,我們可以發現,其最明顯的區別是,是否有人力資源參與了共享,即提供共享者本身,是否參與進共享這一過程中。這一點,是新的共享經濟有別于過去傳統的租借經濟模式的最顯著特征,這種區別,也是筆者認為共享經濟真正被資本火熱追捧的原因。

作為服務模式共享經濟的典型代表,滴滴在過去短短六年時間里,成長為一只估值近5 000億人民幣的超級獨角獸,筆者統計了滴滴近年來的發展數據,可以一窺服務模式共享經濟的發展趨勢。據公開信息,滴滴成立5年來融資17輪,融資總額達200億美元;2014年至2016年,滴滴合并快的、擊退Uber,獨步中國網約車市場;滴滴出行2017年交易總額達到250億美元~270億美元,同比增幅70%;截至2017年底,滴滴訂單總量和用戶數分別是74.3億單和4.5億,目前已覆蓋全國400多座城市的出行需求;合并Uber中國后,其市場占有率保持在90%以上,滴滴目前與4 000多家租賃公司開展了合作,基本覆蓋市場上所有主流汽車租賃公司,已經是全球是最大的出行平臺。這種極速的發展,一方面證明了該模式在市場中受到認可,也表明了該模式未來發展的巨大潛力。

三、 人力資源共享經濟的運作條件

通過對上述兩種模式下的共享經濟的發展的對比,筆者認為共享經濟被資本追捧的核心價值并不在于其提供的商品的價值,而是在于其是否有效提高了閑置資源的利用效率,尤其是否有效提高了閑置人力資源的利用效率,滴滴、Airbnb、Uber無不是具備了這一特點。而一種人力資源共享模式能否有效運行,筆者認為主要取決于以下幾個條件。

1. 外在方面:閑置人力資源的發現與利用。從外在來說,共享經濟的核心在于是否能夠發現社會中的閑置資源并對其加以利用,那么發現一種合適的閑置資源,就是一門共享經濟是否可以成功的先決條件。比如滴滴與Uber發現的是車主閑置的車輛與時間以及車主合適的駕駛能力,Airbnb發現的是房主偶爾空置的房間以及可進行房間維護的時間,這種閑置應是普遍存在的,并在此之前因為過于分散而難以被直接利用,對于該閑置資源的擁有者來說,也缺乏一個有效的將其利用起來的途徑。這種對分散的閑置資源的發現是能夠進行共享的前提,而找到對此閑置資源進行利用的方式,則是進行共享的核心。

2. 內在方面:人力資源共享者的專業能力。而從閑置人力資源的提供者的角度來說,共享經濟實際上利用的是提供者的專業能力。該專業能力可能是其工作本身的技能,如律師的法律知識、設計師的設計能力、程序員的編程能力等;也可能是工作技能以外的其他技能,如上班族的駕駛能力、女性員工的化妝能力等。對這些專業能力的利用,在未成體系之前,通常被稱為“接私活”,而如果對其進行綜合的整合,并進行科學的管理與客戶對接,則是一門好的共享經濟生意。在現實中,河貍家提供的美甲師,威客網提供的設計師,以及滴滴的順風車,都是這種思路。這種專業能力,是共享經濟模式對資源共享者的基本要求,而共享經濟實際創造的價值,就是這種專業能力的溢出價值。

3. 共享平臺:創造更多向的選擇方式。在發現社會中的閑置人力資源,并尋找到具有合適能力的資源提供者后,共享經濟的經營者需要做的,是提供一個開放的對接平臺,讓經過篩選的資源提供者可以被消費者尋找到,并撮合雙方完成交易。平臺是否成功,既取決于以上兩點--是否發現了分散的閑置資源,是否找到了能力足夠的資源提供者,又受到平臺本身建設的影響。平臺是否可以對資源提供者進行合理的篩選與監督,又能否保障服務的優質以及雙方的安全,是一種共享經濟能否獲得良好發展的重要因素。

四、 共享經濟的優勢與劣勢

共享經濟經歷了數年的快速發展,已經誕生了如滴滴、uber和airbnb這樣估值數百億乃至上千億美元的龐然大物,然而對于共享經濟本身來說,其仍然是一個新生事物,正處在發展初期,未來的發展可能遠遠超出現有規模,這是由共享經濟與傳統經濟相比,其在成本與利潤等方面的巨大優勢決定的。

1. 成本優勢。以滴滴為例。首先從獲客成本來說,傳統出租車司機是巡游式獲客,招手停車,在獲客之前,需要經歷長短不等的等待與油耗,而通過滴滴獲客,通過軟件搶單,然后直接獲客,在時間成本和油耗成本上都有一定的優勢。其次從經營成本來說,以北京為例,傳統出租車司機單班的份子錢是每月5 175元,雙班的份子錢是每月8 280元,對于司機來說,這種成本是剛性成本,無論是否出車都需要交納。而如果選擇開滴滴快車與順風車,司機需要支付的是每次訂單的20%左右的分成,如果沒有訂單,即不需要支付成本,對于車主來收,成本壓力相對較小。

2. 價格優勢。首先對于仍然處于資本補貼狀態的共享經濟來說,資本利用補貼的方式占據市場,在價格上將具有顯著的優勢。以滴滴為例,滴滴將優惠補貼給司機與乘客,這個過程中,司機獲取比正常更高的收入,而乘客付出比正常更低的價格,滴滴相對于傳統乘車模式,具有顯著的價格優勢。而在資本補貼逐漸退出之后,因為相對的輕資產運營模式,公司運營成本相對傳統公司仍然較低,這部分成本可以轉化為公司、滴滴車主以及乘客的利益,仍然可以做到同等服務下更好的價格優勢,或者相同價格下的更好的車況與服務。

3. 個性化服務。共享經濟因其利用的是社會上分散的閑置資源,因而并不具有統一的標準與一致的配置,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則意味著共享經濟模式下,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更多的選擇空間。以Airbnb為例,相對于傳統酒店來說,Airbnb可以提供更多的房型,更多的位置選擇,更多的房間配套設施,以及更靈活的入住時間,這些都可以通過與房東的事先溝通得到滿意的解決方案,而對于統一管理統一標準的酒店來說,過于個性化的服務或者無法做到,或者需要支付極其高昂的價格。

當然,作為方興未艾的一門新的經濟模式,共享經濟仍然暴露出了諸多問題。最為顯著的就是安全問題,如之前接連發生的滴滴順風車遇害事件,Airbnb偷拍事件等等,這是共享經濟亟待解決的問題。其次,尚未統一的服務標準,不夠真實的情況介紹,也是共享經濟目前存在的不足之處。這些問題既與該模式發展初期本身的不完善有關,也與模式本身的漏洞有關,因其利用的是分散的閑置資源,那么對于資源的篩選與監督,必然沒有傳統模式做得全面與完善。因此如何建立更加清晰、完善的監督制度與更加合理、智能的篩選標準,是各個共享經濟平臺都需要努力解決的問題。

?
国标麻将13张 十五选五下期开奖预测 广西11选5开奖公告 陕西11选五500彩票 喜乐彩票ios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七乐彩开奖日 加拿大28预测软件大全 香港本港台现场开码结果 6o678王中王三肖 老时时是否合法 送38¥彩金下载app pk10赛车杀9码百分百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最快 福建时时赌博 福彩22选5近1o0期走势 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