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標》下東北體育院校冰雪專業人才培養模式創新研究

2019-07-05 06:54:24 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2019年4期

朱佳濱 杜唯 錢寶山 張彥秋

摘 要:采用文獻資料、邏輯分析等研究方法,對東北體育院校冰雪專業人才的培養現狀進行深入剖析,指出冰雪專業人才培養存在的問題,針對冰雪專業人才模式提出“1+N”的初步構想,從人才培養規格、培養設施與資源、培養方式、課程設置以及考評體系等多方面初步構建了冰雪專業人才的培養模式,以進一步提升我國冰雪專業人才的質量,促進我國冰雪產業的均衡發展。

關鍵詞:新“國標”;冰雪專業人才;培養模式;創新

中圖分類號:G80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2808(2019)04-0001-05

人才培養模式是人才培養的關鍵,對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具有決定性的作用。新時代背景下冰雪體育人才培養模式的改革與創新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促進冰雪運動發展的重要根基[1]。夯實冰雪專業人才培養基礎,均衡培養渠道,是促進我國冰雪運動全面發展,以及順利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核心與關鍵。2016年國家教育部發布《高等學校體育學類本科專業教學質量國家標準》(以下簡稱新《國標》),從概述、適用專業范圍、培養目標與規格、學制、學分與學位、課程體系及說明、專業師資、教學條件、質量管理、附錄九個方面提出要求并給予說明,給高等學校體育類本科人才培養提出了新的要求,即培養冰雪競技型專業人才和冰雪復合型專業人才。國家政策的傾斜和大力支持,冰雪運動在全國各地迅猛地普及,特別是很多高校開始招收冰雪運動方向學生,或者開設冰雪選項課[2]。以新《國標》為指導,結合當前東北區域冰雪體育的發展需要,對體育院校冰雪專業人才培養模式進行探索研究,構建創新人才培養模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3]。

1?東北體育院校冰雪專業人才培養現狀

1.1?人才培養數量不足,結構不均衡

冰雪項目的成功發展與運行,需要硬件與軟件的支撐,無論是基礎設施與制度保障還是運動項目推廣都需要夯實的人力資源力量。未來一段時期,冰雪專業人才需求主要集中在以下五種類型:一是冰雪競技人才(運動員、教練員),二是大眾冰雪運動指導員(包括教練員、技術官員、賽事管理人員等),三是冰雪運動專業技師人才(制造與維修人才),四是冰雪運動經營管理人才,五是冰雪運動科技人才等[4]。面臨2022年冬奧會召開,冰雪專業人才的需求量非常大,現實是東北冰雪專業人才的需求缺口短時間內很難填補(見表1)。

專業體育院校作為冰雪專業人才培養主要機構,肩負著多元冰雪專業人才培養的使命,如教練員、運動員、冰雪運動指導員、賽事管理員、冰雪產業運營人員等等,從已經開設冰雪運動專業的培養目標與方案中可以得到印證。目前,東北的專業體育院校冰雪專業人才培養結構不均衡:過于強調冰雪競技人才、冰雪運動指導員等人才的培養,過分看重冰雪運動競賽成績的提高,主要以提高運動成績為目標,并建構了以訓練為主的培養模式,造成了“重訓輕教”“重體輕育”的現象[5]。缺乏對冰雪科技人才和冰雪運動專業技師、冰雪產業運營等復合型專門人才的培養,而冰雪科研人才和服務人才的缺乏又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冰雪競技水平的飛躍。

1.2?課程設置單一,缺乏合理性

據調查,東北三所體育院校的課程設置缺乏合理性,整體上表現為:第一,通識性課程設置陳舊、單一,公共課一直沿用思政類課程、計算機、大學語文、外語等必修課,內容陳舊、應用性差,所涉獵的知識面狹窄,無法激起學生學習的興趣和動力,不利于冰雪專業學生綜合知識與技能的形成;第二,選修課設置缺乏新意,與必修理論課、專修術科課程的重復性過大。專業體育院校與綜合性大學相比,涉及的學科少,教師的課程開發能力相對較弱,所以能開設的選修課多與自己的所授必修課相似度較高。比如某體育院校冰雪專業方向所開設的任意選修課包括速度滑冰、短道速度滑冰、花樣滑冰、冰球、冰壺、輪滑、花樣輪滑、滑雪、單板滑雪、越野滑雪等課程,這些課程與他們的專項課一致度較高,而學科選修也與專業理論課內容相似。導致選修課的開設既沒有滿足學生學習興趣的拓展,也無法提高大學生的素質能力,限制學生的個性發展;第三,課程設置與培養目標存在脫節。在冰雪人才培養目標的確立上多所體育院校所設置的培養目標存在趨同現象,都要培養從事冰雪訓練、教學、競賽、管理、服務等方面的專門人才,但實際在課程的設置上多數涉及的都是教學與訓練的課程安排,而缺乏競賽組織與管理、專業技能服務、設備檢修維護等課程,導致學生的知識面狹窄,畢業后單獨從事工作的能力較差。

1.3?教學場地設施不足

冰雪專業人才的培養需要非常高的培養成本,需要完善的教學場地(滑雪場、滑冰場、室內滑冰館)、教學器材(滑雪板、冰刀、冰球、冰壺、專業服裝等)專業師資以及維修養護的經費支持。這些器材除了學生自主購買如鞋、服、刀、板以外其余都要由學校提供,這些教學場地的建設、運行與維護都需要價值不菲的資金支持,這是保障冰雪人才培養的物質基礎。目前,場地、設施不足已經成為冰雪課程開始的重大阻礙。據調查(見表2),東北三所體育學院共建有3處滑雪場、1處綜合滑冰館、1處室外標準滑冰場、1處室外非標準滑冰場。

可見,冰雪教學設施和資源的不足已經限制了冰雪專業課程教學和人才培養的質量,影響了冰雪特色體育本科教學的發展。

2?東北體育院校冰雪專業人才培養“1+N”模式構建

2.1?冰雪專業人才培養“1+N”模式構建原則

“1+N”培養模式就是在新《國標》背景下對高等體育院校培養冰雪專業人才的深度思考,就是建立以高校冰雪體育人才培養為主,融合綜合性大學、社會機構等多種學習及訓練資源,突破原有人才培養模式,創新性聚集所有教學資源,開展有的放矢的教學工作,建立系統完善的培養模式,以培養高素質冰雪人才。“1”就是以現有高等專業體育院校為基礎,專業體育院校已經在培養冰雪競技人才和教學訓練人才等方面已經發揮了重要的作用。“N”就是借助綜合性大學多學科特點,以及更多的社會機構為擴充性資源與平臺,彌補學科交叉的不足與資源缺乏的劣勢。“1+N”即在傳統人才培養模式的基礎上,創造性的豐富“N”的外延,按照新《國標》要求,科學設置復合型人才要求的培養模式。

2.1.1?變革創新原則

人才培養不能用慣性思維,應結合市場需要,不斷更新培養內容,2022年北京冬奧周期人才需求情況顯示,專業技術人才缺乏首當其沖,應該突出解決人才需求難題,緊缺人才加緊培訓,普通人才全面培訓,專業人才專業培訓,著重培養人才的實踐能力。

2.1.2?內外兼修原則

對內注重基礎知識的學習,對外注重橫向交流與溝通,不斷吸取經驗,豐富本校本科人才培養思路,要把對外學習經常化、常態化,不作固步自封之舉。

2.1.3?共性與個性并重原則

我國冰雪運動人口的不斷增加,冰雪運動的社會關注度和參與度也將持續提高。與其他運動項目不同,冰雪運動的鏈條更長,更多元化[7]。冰雪體育人才培養要注重冰雪人才培養的特色化建設,要將學生綜合素質的提高和特色培養相適應,以培養專業鮮明、特色突出的創新性人才為主線,探索冰雪體育人才的培養目標、培養規格和路徑[8]。“1+N”模式構建就是共性與個性并重原則的體現,既按照國家本科培養標準設立共性培養方案,也按照不同高校特色與條件選擇個性培養內容,同時不拘泥于同一板塊的培養方式,考慮學生就業需求與崗位能力差異,安排更多個性化培養方案,滿足不同層次人才需求。

2.2?冰雪專業人才培養“1+N”模式的主要內容

2.2.1?培養規格“1+N”模式

人才培養目標是教育活動對結果的預期,即對學生的預期發展狀態所作的規定。各級各類院校在培養目標的表述上都指出人才培養的規格[9]。但是我國高校培養目標的表述中對人才培養規格的提法大多是籠統的、缺乏層次性的,比如“專業人才”“高級專門人才”“建設者和接班人”等。準確合理的人才培養規格定位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關鍵[10]。高等體育院校所培養的冰雪人才就如同企業生產的某類產品,一定要滿足社會對這類人才的需求,因此在人才培養規格的定位上既要符合培養目標的要求,也要深挖社會需求和學科發展對冰雪人才專業能力所提出的要求,細化冰雪專業人才培養規格的構成。

冰雪體育專業人才培養規格的定位要關注到其特殊性,體育專業技術人才有別于競技體育人才,雖然兩者皆屬于冰雪體育人才,但是專業技術人才培養涉及到的專業面廣、專業跨度較大。

這里的“1”主要指的是符合冰雪專業人才培養總目標對人才規格的要求。綜合目前新《國標》的要求,對冰雪體育專業技術人才培養目標和規格應為:通過理論學習與實踐操作,培養系統掌握冰雪運動及相關學科知識,熟悉我國關于冰雪運動的政策及制度,有良好的品行和嚴謹的科學態度,可以在企事業單位、協會、俱樂部等從事冰雪賽道設計、冰雪場地搭建與管理、冰雪設備研發、冰雪服裝設計與研發、冰雪產業研究、冰雪健身指導、冰雪體育新聞等工作的卓越人才。

這里的“N”主要是根據各個專業方向設置更符合社會需求和客觀實際的專業人才規格。按不同職業能力、不同職業需求的差異性挖掘匹配的人才培養規格,進行專門的職業能力模塊設計,從源頭上明確學生要掌握的專業知識與技能的水平與程度。基本素質教育是基礎之需。故設計科學合理的培養過程應將基本素質教育和專業技能教育并重,應將基本理論教育與實踐教育相結合,設計層層遞進的完備的配演過程[11]。如,針對教育崗位的人才,加強教師職業素養、教學能力的知識與技能學習;如針對市場管理崗位的人才,加強營銷、法律等知識與技能的學習等。

2.2.2?培養設施與資源“1+N”模式

新《國標》下“1+N”人才培養設施與資源中的“1”主要是指堅持以高等體育院校現有的冰雪人才培養資源與平臺實現本科教育為主導的人才培養。“N”主要是借助于豐富的冰雪體育人才培養基地和社會組織,如各省市體育局已有的冰上基地、企業室內外滑冰館、滑雪場等,實現多層次、多渠道的培養冰雪體育專門人才,最大程度上擴大冰雪場館資源,提高冰雪體育專業技術人才培養質量,填補人才缺口。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場地資源與設施是制約冰雪體育人才培養的主要因素,而以高等體育院校自主建設場地資源既耗資金,也耗時間,無法在短時期內解決問題。所以院校一方面要根據自身發展的目標和特點,因地制宜地開發冰雪場地資源的建設,另一方面加強校企合作,充分利用已有的資源,為冰雪運動的發展和人才培養助力。

2.2.3?培養方式“1+N”模式

這里的“1+N”指的是教學管理和培養方式的主體要更加多元化。“1”主要指的是在人才培養過程中注重課堂教學,提高課堂教學質量。“N”主要就是拓寬人才培養方式,注重人才實踐教學、網絡教學、實習實訓和崗位鍛煉等,可以考慮與校外實踐基地開展有針對性的人才培養合作,定單式培養,有針對性的培養人才。從以往的人才培養過程看,我國現有冰雪體育專門人才培養中重課堂教學輕實踐鍛煉、重知識學習輕技能訓練、重競技水平輕理論學習的問題突出。我們在冰雪人才培養過程中應加強實習實踐、崗位鍛煉的比重,搭建校企合作平臺,通過校企合作的方式一方面給學生提供實習實踐機會,提高學生綜合知識運用的能力,另一方面為學生打通就業渠道,奠定就業基礎[12]。

2.2.4?課程設置“1+N”模式

在課程設置上,應圍繞復合型人才需求調整冰雪方向的課程設置,著力解決通識課和專業理論課內容單一、陳舊、重復交叉或任意拼湊課程的現象出現。這里的“1”是指院校已有的優質主干課程資源,“N”是指拓寬多種渠道、多種方式的課程資源,促進基礎學科與冰雪體育學科知識的交叉與融合,提高學生學習的收獲與效果。如可以適當增加慕課內容,同時設立主干課程+N個選修課程模塊,學生在學習主干課程之后,可自行選擇選修課程,增加學生學習興趣,拓展知識范圍。

要求高等專業體育院校一方面加大力度培養自己的教師,完善教師進修和培訓體制,提高其課程開發、設計與教學能力,為學生開設適切的專業理論課和豐富多彩的選修課;另一方面學校要借助網絡平臺,篩選符合學生興趣與專業發展需要的網絡資源課程;第三,加強國際交流。通過學習國外先進的訓練理念、管理體制與訓練方法,訓練逐步趨于科學化、規范化[13]。為學生開設促進冰雪學科交叉與融合的課程,豐富學生的知識視野和思考方式,擴充院校的師資力量和課程資源。第四,我國應該從科研人才的培養上著手,狠抓科研人才的培養,培養既懂得冰雪項目專業又懂得運用高科技知識的高層次科研人才[14]。總之,院校要在課程建設上加大人、財、物的投入,為學生開設滿意的課程體系。

2.2.5?考核評價體系“1+N”模式

教學評價是指依據一定的標準對培養過程及所培養的人才的質量與效益做出客觀衡量和科學判斷,并及時進行反饋與調節,考核實現和達到既定目標的程度。教學評價是人才培養活動中的最終環節,也是衡量和評判人才培養活動成敗優劣的環節[15]。有了這種反饋和調節,就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定位人才培養目標,修訂專業方向教學計劃,組合新的課程體系,選擇更優的教學方略,探索更適合教學要求的組織形式,使之朝著既定的目標前進,最終實現培養目標,并可使培養模式日臻完善。

對人才考核要制定科學完整的教學評價體系,“1”主要指的是以人才培養目標中提出的冰雪復合型人才應該具備的知識和技能水平為考核標準。這里的“N”主要指的是評價體系與考核方式的多元化:

一方面評價體系多元化。科學完整的教學評價體系的制定,必須是全方位、多方面的。首先,評價標準要多元化,評價標準不能只注重人才培養的數量,更為重要的是重視人才的質量;不僅要考核學生知識掌握的多少,更要注重學生知識掌握的寬度和深度;不僅要重視競技能力的提高,更要重視職業技能素質的養成。其次,評價要常規化。即培養評價體系的實施要常規化,將培養評價體系納入日常培養實際,要進行常規化的考核評價。只有這樣才能真正保障冰雪體育人才培養的實效,才能有效和及時發現冰雪體育人才培養過程中的不足和問題,有助于及時改正問題以促進更好的發展。

另一方面是人才考核的創新性。傳統的學分制考核方式太過固定化,院校可以探索更加靈活的考核方式作為補充,比如資格認證、競賽獲獎、崗位實踐都可以按一定級別和層次折算成學分,作為畢業考核的標準。

3?結?語

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備戰期是對中國冰雪運動的巨大考驗,冰雪專業人才是保證北京冬奧會成功舉辦的中堅力量,是保障我國未來冰雪運動發展壯大的主力軍。東北地區作為我國冰雪專業人才的重要輸送來源,目前冰雪專業人才培養體系尚不完善,國家政策上雖然有一定支持,但對其培養的關注度較低,總體來看,我國冰雪運動還處于“拓荒的起步階段”,未來的發展空間非常廣闊,還需要多方面的實踐探索與理論支撐。

參考文獻:

[1]?張旺,杜亞麗,丁薇.人才培養模式的現實反思與當代創新[J].教育研究,2015,36(1):28-34.

[2]?劉艷欣,程會娜,等.冬奧會背景下京冀地區高校冰雪產業人才培養分析研究[J].武術研究,2019(3):140-142.

[3]?黃漢升,等.我國體育學類本科專業人才培養研究—《高等學校體育學類本科專業教學質量國家標準》研制與解讀[J].體育科學,2016,36(8):3-33.

[4]?哈爾濱體育學院.黑龍江省打造冰雪體育人才培養高低實施方案[Z].2017.

[5]?吳曉華,伊劍. 北京冬奧會背景下冰雪后備人才培養現狀與對策研究[J].南京體育學院學報,2017(5):25-29.

[6]?楊春雨.東北三所專業體育學院冰雪運動方向本科培養模式現狀研究[D].沈陽:沈陽體育學院,2014.

[7]?閆磊磊.依托地方院校特色專業培養冰雪人才的實踐研究[J].當代體育科技,2016,18(6):55,57.

[8]?朱佳濱,姚小林.新時代我國冰雪體育人才培養對接研究[J].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2018(7):6-10.

[9]?趙東明.產教融合驅動下“1+N”人才培養模式的創新研究[J].高等職業教育探索,2017(6):57-60.

[10]?禹奇才,劉暉.開展以人才培養規格定位為前提的教學改革[J].中國高等教育,2007(7):55-57.

[11]?董大偉.我國冬季后備人才培養研究[J].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2017(5):34-37.

[12]?王玉珠.冬奧背景下東三省體育院校冰上運動開展模式的研究[D].北京:北京體育大學,2017.

[13]?韓志芳,張暉,段斌.河北省冰雪運動后備人才培養研究[J].體育文化導刊,2018(10):72-77.

[14]?譚睿,劉冬梅.中國冬季青奧會優勢項目后備人才培養研究[J].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2018(5):19-24.

[15]?蘇曉紅,王曉春.新教學理念下高校體育教學評價實施現狀的研究[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2011(12):4-5.

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 2019年4期

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的其它文章
父母心理控制對體育類大學生網絡攻擊行為的影響:疏離感的中介作用
?
国标麻将13张 安徽时时结果 97彩票网软件 赛车pk拾彩票 云南时时历史号码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胜负彩推荐预测 bbin电子试玩 福建时时记录 彩票开奖软件 上海时时开奖时间 捕鸟达人 疯狂围捕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八方集团 双色球历史86期开奖结果 三分时彩开奖记录 福利彩票3d下期预测号码 秒速时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