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英語對升學有多大作用?

2019-07-08 06:19:36 環球時報

本報記者 邢曉婧 張雪婷 郭媛丹

劍橋通用英語考試6月26日上午10時開放了KET、PET考試的報名通道,短短幾分鐘考位便被一搶而空,甚至一度導致“系統崩潰”,在家長及考生間引起廣泛議論。是人手不足,還是饑餓營銷?《環球時報》從家長、考試主辦方和專家三個方面探尋,劍橋英語究竟對國內中小學生升學有多大作用。

家長的“哀嚎”

6月26日,劍橋英語KET、PET考試網上報名經歷了一場“洗劫”——全國20多個省份的考點全滿,大部分都是北上廣深的考生。網絡上出現不少家長的“哀嚎”:“一天就在刷新網頁”“從北京到天津到河北,最后在遼寧搶到了”“比春運搶票還刺激”。與此同時,網上還出現了大批的黃牛票,幾百元的報名費被抄到上千元。

《環球時報》記者7月4日從教育部考試中心劍橋通用五級咨詢處了解到,許多考生家長在6月26日10時正式開始前就等候在電腦前,時間一到立刻選考點,搶考位,搶占成功之后點擊“下一步”即可進行“信息采集”。該工作人員表示,只有成功搶到考位才能進入信息采集的步驟,很多家長反映的系統崩潰實際上是誤解,多數是由于個人網速過慢所致。如此火爆的劍橋通用英語考試每次究竟有多少個考位可搶?對此,該工作人員表示并不掌握相關信息。

《環球時報》記者隨后從劍橋通用英語考試某承辦方處獲悉,每次考試的考位數量均有不同程度的變化,各個承辦方統合管轄考點考位,匯總申報到教育部考試中心,再通過考試中心的技術手段統一向社會開放報名,不存在線下另加考位的可能性。承辦方只是執行主辦方考試中心的要求。

該承辦方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考位數量的多少取決于當次考試的考點數量和考生數量。一般幾十個考點,平均每個可容納二三百名考生,有時會按照考試中心的要求變化成可容納一百名考生。也就是說,具體在考點和考位數量上必須遵守考試中心的統一要求。而今年考試中心則不允許設立過多考點,因此出現了“一位難求”的尷尬局面。該承辦方建議說,家長報名時應充分考慮網絡環境,選擇網速快的地方可以有效提高成功幾率。

對“小升初”至關重要?

劍橋英語考試原本主要面向留學人士,如今愈發成為國內學生升學的重要能力證明材料之一。據中小學生家長介紹,劍橋英語考試分為KET、PET、FCE、CAE、CPE共5個等級,其中前兩級的KET和PET是中小學生報考最多的考試。有國內媒體總結稱,劍橋英語等類似英語考試目前在“小升初”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由于曾經的“硬”材料“奧數”在教育整治后不斷被叫停,語文、英語方面成績的重要性則持續提升。

面對劍橋通用英語如此火爆的局面,承辦方表示,不排除有家長跟風報考,感覺周圍人都報名了,自己的孩子不考就吃虧了。當然,對于學有余力的孩子來說,多學一項技能,多參加一次考試,相當于多積累一分,多鍛煉一次,不會有壞處。但是對于想以此增加孩子升學籌碼的家長來說,建議其了解清楚所在學區的升學政策。有的考生即便合格,還是要面臨劃片升學的現狀,合格證書成了擺設。而且,這幾年考過的學生越來越多,二三年級學生中大有人在。

有匿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劍橋英語在中國通過教育部代理,屬于非盈利性考試。這也是導致這次“報名系統崩潰”的一個原因,“主辦方大概也沒想到有這么多人報考”。該人士表示,劍橋英語考試也是近段時間突然火爆,尤其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由于學生競爭壓力大,這樣的課外班或考試也變得炙手可熱。但對于劍橋英語這樣的非盈利考試來說,并不見得一定是一件好事——考生過多,也存在“煽動”的趨勢,“實際上,他們也希望這樣異常的火爆情況能漸漸降溫,讓真正有需求的學生報考”。

“不應將英語作為唯一標準”

一些家長對《環球時報》記者反映,除了考試方以外,不排除一些培訓班對各種考試、證書的炒作。“其實考試本身實際上可能沒那么重要,或者說明明有很多不同的課外班選擇,但在培訓班或咨詢的‘煽動之下,在加上周圍人口口相傳,家長和學生在焦慮中也難以辨明。”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吳霓7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英語和藝術、體育類等學科性質不同,“語數外”是知識學科,體育、舞蹈是素質學科,這兩種學科在人類綜合素質中發揮不同作用。“英語目前還是國際交流的通用語言,世界上很多國家,很多會議以及互聯網資源都是以英語為主。作為一門重要交流工具,掌握英語在交流中占據更多優勢,可以更方便地閱讀英語文獻等。”

吳霓認為,中國家長讓孩子學習英語的心態有很多種,有些家長希望提高孩子英語水平,以多掌握一門語言;另一些家長希望孩子多一門特長,更有競爭力。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劍橋英語考試在中國發展很快,而一些教育培訓機構也根據家長心理需求,推波助瀾,片面夸大了劍橋英語的作用。“作為英語水平考試的一種形式,劍橋英語考試的每一級考試都呈現出不同的英語水平能力,對孩子英語閱讀、理解有一定幫助。但家長不應該把劍橋英語考試作為升學等其他衡量的唯一標準,片面擴大其對孩子綜合素質的影響。”

對于報名考試中出現的“擁堵”,吳霓從考試組織安排的角度給出解釋,“像托福、GRE等其他英語考試一樣,都有著既定的組織管理規則,包括考場的確定、設備的使用、考位的數量、考試管理的人力物力安排、考試安全措施等等,都是需要預先進行有效安排。因此,主辦方需要在特定時間內進行有關組織,不會出現沒有人數限制的情況。一般來說這種等級考試每年都會分幾次進行,這次報不上還可以下次再報,不會對考級同學產生不良影響。”▲

?
国标麻将13张 彩票数字是25 北京赛pk10现在直播 彩票代玩赚佣金qq群 19080期竞彩14场开奖 秒速时时开奖记录 员工持股计划亏损的 中国体育彩票官网 福建时时倍投技巧 老时时将结果 1135倍投法 大乐透走势图连线带坐标斜线 中国福中心老时时 pk 双色球复式价格表 14场胜负彩分析技巧 老时时012路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