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成為下一任IMF總裁?法國密集協調立場

2019-07-08 11:34:33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7月8日報道 法國《論壇報》網站7月6日刊載題為《對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領導職位,勒梅爾強調“歐洲一致”》的報道稱,法國經濟與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7月6日宣布,希望在接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的“最佳人選上歐洲能達成一致”。拉加德已確定將要接替德拉吉出任歐洲央行行長。

報道介紹,自1944年創立以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一直由歐洲人擔任,而世界銀行行長則始終是美國人。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過往的11位總裁里,有5人是法國人。

勒梅爾說:“今天法國還沒有就此作出任何決定,任何人都不能夸口說已得到法國的支持。”

報道稱,勒梅爾身邊人士說,近日勒梅爾會與總統馬克龍會談以確定法國的立場。他可能還會和英國央行行長卡尼會談,而幾天來卡尼被傳很有可能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

據財政部消息,法國已經知曉卡尼獲得的支持在不斷加大,會很快作出決定,無論支持與否。法國的考慮中也有其他人選,如歐盟委員會分管競爭事務的委員、丹麥人韋斯塔格,以及歐元集團主席、荷蘭人戴塞爾布盧姆。

“我能說的唯一事情,就是歐洲要達成一致。”勒梅爾補充說。他表示近日已與馬克龍說過,自己不會參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的角逐。他的理由是擔心目前其所在職位會出現不穩定局面。他說:“30年來我第一次希望經濟與財政部長的職位能夠穩定持久。正是這一點讓德國很強大。穩定是法國經濟和財政實力的關鍵。”

“要由共和國總統根據我給他的信息和要求來宣布支持誰。”勒梅爾解釋說。他會在近日與馬克龍談論此事,而7月8日至7月9日歐盟和歐元區成員將在布魯塞爾召開部長級會議。

圖為法國經濟與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新華社/路透

【延伸閱讀】拉加德獲歐洲央行行長提名 新IMF總裁人選說法不一

參考消息網7月4日報道 英媒稱,在一場激烈的貿易戰為全球經濟增長前景蒙上陰影之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7月2日被提名為歐洲央行行長,這導致IMF不得不出人意料地提前尋找一名新領導人。

據路透社7月2日報道,拉加德在一份簡短聲明中說,她對這一提名感到“榮幸”,將在提名期間暫時移交自己作為IMF總裁的職權。她的提名需要獲得歐洲議會批準。如果獲批,她將接替任期于10月31日結束的馬里奧·德拉吉擔任歐洲央行行長。

報道稱,拉加德作為IMF總裁的第二個五年任期要到2021年7月才到期。去年,當被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問及是否對歐洲央行行長一職有意時,拉加德回答說:“不,不,不,不,不,不。”

IMF執行董事會在一份聲明中稱,已接受拉加德暫時卸任IMF總裁的決定,同時任命IMF第一副總裁戴維·利普頓擔任該組織的代理總裁。IMF執行董事會表示,對身為美國經濟學家的利普頓“充滿信心”。

報道指出,但在華盛頓,猜測IMF總裁可能人選的人已將注意力集中到此前被視為歐洲央行行長一職競爭者的歐洲人身上,包括芬蘭央行行長奧利·雷恩、法國央行行長弗朗索瓦·維勒魯瓦·德加洛、德國央行行長延斯·魏德曼,以及歐洲央行執行董事會成員伯努瓦·克雷。

一些分析人士還指出,卸任歐洲央行行長時將達72歲的德拉吉可能是IMF總裁的潛在候選人,即他可能與63歲的拉加德互換職位。

報道稱,IMF傳統上一直由歐洲人掌管,而其姊妹機構世界銀行一直由美國人掌管。有時,大型新興市場國家會提出己方候選人,以尋求打破這種壟斷局面。

但IMF執行董事會前美國成員、曾長期擔任美國財政部官員的馬克·索貝爾說,他并未看到這一次有偏離傳統的跡象。

資料圖片:IMF第一副總裁戴維·利普頓擔任該組織的代理總裁。(路透社)

(2019-07-04 11:22:00)

【延伸閱讀】外媒:巴基斯坦與IMF初步達成60億美元救助協議

參考消息網5月14日報道 英媒稱,5月12日,巴基斯坦已經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達成一項為期3年、總額60億美元(1美元約合6.8元人民幣——本網注)的一攬子緊急援助計劃,旨在支撐脆弱的公共財政以及正在放緩的經濟。

據路透社5月12日報道,這一協議仍需位于華盛頓的IMF董事會的批準,這將是自上世紀80年代末以來巴基斯坦第十三次接受此類救助。

報道稱,巴基斯坦財政部長阿卜杜勒·哈菲茲·謝赫在接受巴基斯坦電視臺采訪時說,他希望這將是巴基斯坦最后一次接受救助。

據報道,伊姆蘭·汗總理領導的政府去年上臺時曾下決心避免再接受緊急援助。但隨著通脹率攀升至8%以上,巴基斯坦貨幣盧比在過去一年貶值1/3,巴基斯坦被迫求助于IMF。

報道稱,IMF在一份概述這項框架協議的聲明中說:“巴基斯坦正面臨嚴峻的經濟形勢,增長乏力、通脹加劇、負債累累而且外部形勢不利。”

IMF預測,巴基斯坦本財年的經濟增速將從2018財年的5.2%放緩至2.9%,而該國央行已將其增長預期下調至3.5%至4%。

報道指出,隨著救助談判接近尾聲,伊姆蘭·汗改組了他的高級經濟團隊,以哈菲茲·謝赫取代阿薩德·奧馬爾擔任財政部長,并用IMF經濟學家雷扎·巴吉爾代替塔里克·巴杰瓦成為央行行長。

據IMF的聲明說,幾十年來,巴基斯坦在征稅方面一直存在問題,而此次救助計劃設想對此進行改革,以改善公共財政并削減公共債務,其中包括“旨在取消豁免、減少特殊待遇和改善稅收管理的稅收增長措施”。

此外,這一計劃還設想為破敗的能源部門制定“成本收回綜合計劃”,能源部門不斷增加的債務已成為導致政府資金日益流失的主要渠道。

據報道,預計在本月晚些時候公布的2019到2020財年的預算目標將是使基本赤字(不包括償債費用)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的0.6%。

IMF還說,節省出來的資金將使社會支出“大幅增加”,以加強福利保障并促進基礎設施和人力資本發展。

報道稱,該組織說,巴基斯坦國家銀行的獨立性將得到保護,而該央行將專注于降低通脹和維護穩定。

資料圖片:5月13日,巴基斯坦卡拉奇的一條街道上,巴基斯坦工人拖著裝滿服裝的手推車。(法新社)

(2019-05-14 12:28:30)

【延伸閱讀】英專家批評IMF預測太“刻薄”:數據證明經濟減速已結束

參考消息網5月7日報道 英媒稱,不到一個月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新任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還在位于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氣勢宏偉的總部大樓里向世界發出一個凄涼的信息。

令人失望的數據促使IMF再次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測值,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現的任何經濟復蘇都是“不確定的”,這種有害組合意味著,2019年春天對全球經濟來說是一個“脆弱時刻”。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5月5日的報道指出,時間過了還不到一個月。如今看來,IMF發出的這項信息似乎過于悲觀。過去幾天,世界三大經濟集團——即歐盟、中國和美國,合計約占全球產出的一半——公布了第一季度估算值,它們的經濟增長都強于預期。

至少根據最新數據判斷,2018年底的經濟減速業已結束。

據報道,在歐洲,初步估算結果顯示,單一貨幣區一季度增長率為0.4%,遠高于預期。意大利已擺脫經濟衰退,尚未公布數據的德國的經濟狀況也很可能有所改善。

歐元區以外的經濟增長更為強勁,歐盟經濟整體增速為0.5%。英格蘭銀行上周將今年英國經濟增長預測值從1.2%上調至1.5%,其行長馬克·卡尼表示,全球前景已變得“更為樂觀”。

更為強勁的美國經濟數據讓歐洲經濟的上揚勢頭黯然失色。美方發布報告稱,美國經濟一季度增長率為0.8%,折算成年化增長率為3.2%,遠高于人們的預期。

報道稱,至于中國,該國年化增長率穩定在6.4%。最新數據表明,中國政府推出的基礎設施刺激措施正在收到預期效果。

美國花旗銀行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凱瑟琳·曼表示,“增長已企穩”。

報道指出,英國全國經濟與社會研究所的經濟模型顯示,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將達到3.4%,高于IMF的預測值(3.3%)。該研究所所長賈格吉特·查達對IMF發出的“刻薄”信息提出了批評。

查達教授說:“這個10年很可能被視為實現經濟可持續增長的非凡10年。”他說:“雖然公共及私人債務的累積造成明顯風險,但過去以及現在的數據都不支持IMF提出的世界經濟增長極不穩定的看法。”

報道認為,一季度全球經濟存在一些暗點,有些經濟體還很疲弱,但這些只是特例,而非普遍現象。例如,伊朗在遭受經濟制裁;韓國經濟一季度因對華出口下降而出現萎縮;土耳其當前在苦苦應對經濟衰退,該國經濟似乎越來越容易受到資本繼續外逃的影響。

報道稱,股市對情緒變化的感知遠早于經濟學家,明晟全球股市指數自去年圣誕節時的低點已上漲21%。分析師們正在思考的問題是,為什么全球經濟的好轉會比預期的要早得多。

高盛公司資深經濟學家凱文·戴利表示,經濟增長放緩主要是由美國持續加息進而導致全球金融環境收緊以及人們對貿易戰和油價持續上漲等問題的擔憂所致。他說:“今年情況出現好轉是由于這些因素出現部分逆轉。”

曼女士也表示,服務業的持續復蘇和強勁的勞動力市場提高了收入水平,中國的財政刺激措施也起到了幫助作用。

報道指出,但人們仍擔心反彈之勢將逐漸消失,特別鑒于過去3個月全球商品貿易量同比出現下降,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出現這種情況。

一些經濟先行指數仍在發出示警信號。此外,人們還對經濟增長的性質感到擔憂,因為消費擔起了重擔,而幾乎所有地方的商業投資都停滯不前。

報道稱,有鑒于此,2019年的陽春未必會變成盛夏。但經濟學家們和金融市場逐漸形成的一致看法是,當前已無必要去談論全球經濟日益惡化的問題。

資料圖片: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動化碼頭。(新華社)

(2019-05-07 11:57:52)

【延伸閱讀】IMF盼德韓澳加大財政刺激

參考消息網4月16日報道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4月14日報道,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并顯露出可能需要支持的跡象之際,經濟學家們開始指責德國和其他幾個國家能夠提供大量刺激卻選擇不這樣做。

報道稱,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在華盛頓舉行的會議上,決策者能夠利用哪些刺激措施來支撐疲弱不振的經濟是一個關鍵議題。在其關于全球財政政策的年度報告中,IMF特別指出,德國、韓國和澳大利亞等國進行財政刺激是明智之舉。本月早些時候,IMF呼吁瑞士增加公共開支。

報道介紹,在美國的支持下,IMF向預算有盈余的德國和其他國家施壓,要求它們減稅或增支以支持增長。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說,預算有盈余的國家“當然應該利用它,它們有進行投資并參與經濟發展和增長活動的余地,但在這方面做得還不夠”。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說,他贊同IMF對德國等有預算盈余國家的立場。美國現在存在巨額赤字。

報道認為,舉債融資型刺激措施背后的理念是,當經濟疲弱時,政府通過支出或減稅來彌補私人需求的不足。經濟學家一致認為,在壓力巨大時,例如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各國政府應竭盡所能支持增長。

但是,利用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來應對經濟階段性疲軟的手段遭到了德國等實行保守經濟政策的國家的抵制。

德國財政部長奧拉夫·朔爾茨對批評之聲進行了回擊,指出德國已增加公共投資、減少稅收以及加大對低收入家庭的支持。他說,德國穩定的財政狀況使其能更好地應對下一次衰退,目前的全球風險不是德國的財政狀況,而是英國脫歐和貿易爭端等“人為”風險。

與此同時,韓國存在年度預算盈余,而澳大利亞預計將在未來數年出現盈余。與歐洲不同,這些經濟體似乎不需要很多刺激,其央行有著在必要時降息的余地。

圖為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新華社/美聯

(2019-04-16 15:13:35)

【延伸閱讀】IMF報告認為:新興市場復蘇前景呈多樣性

參考消息網4月15日報道 英媒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周發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的副標題——《增長放緩,復蘇不穩》——很好地抓住了當前的精髓。問題在于決策者能做些什么來加快經濟增長并讓任何經濟復蘇具有可持續性。

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月13日報道,IMF預計2024年美國經濟增速將從去年的2.9%降至1.6%,美聯儲已宣布結束歷時兩年的加息周期。IMF預測2024年歐元區的經濟增速將從去年的1.8%降至1.4%,而歐元區的名義政策利率在過去三年中一直沒有高于零。

報道指出,推行財政刺激政策的空間似乎同樣緊張。美國今年面臨1萬億美元(1美元約合6.7元人民幣)的預算赤字,相當于該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5%。歐洲國家政府的回旋余地更大一些,但它們似乎天生就不愿意放松預算限制。

報道稱,這讓許多投資者把目光投向新興市場,他們希望那里的政府會采取行動。IMF對新興市場的預測不像對美國和歐洲的預測那樣悲觀。盡管它預計2019年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速將從去年的4.5%放緩至4.4%,但它也預計增速到2024年將回升至4.9%。

然而,新興市場各國的前景呈現出高度的多樣性,應對政策的選項也是如此。

報道認為,其中一個關注對象是印度,該國很快就將在人口數量上超過中國,并且已經是增長最快的大型新興經濟體了。IMF預計2024年印度的經濟增速將從去年的7.1%升至7.7%。盡管如此,印度央行行長的更替已導致之前的強硬貨幣政策變得更溫和。出乎許多人意料的是,該國央行今年已兩次降息,引發了人們對央行成為本月大選的“政治俘虜”的擔憂。

報道指出,幾乎沒有其他國家有類似的行動自由。英國法通投資管理公司的高級經濟學家瑪格達萊娜·波倫說,對土耳其來說,應對經濟驟然陷入衰退的最佳政策是大量注資,要是由IMF注資就更好了。但至少從目前來看,這種選擇還不可行。她說:“外國投資者會受到驚嚇,本幣會再次遭到拋售。我們已習慣了土耳其的V型衰退,但考慮到目前的政策選擇,我們認為沒有任何快速復蘇的機會。”

報道稱,墨西哥也存在類似的限制,盡管該國的投資級信用評級已因過度開支而面臨風險,但最近當選的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斯·奧夫拉多爾總統還是啟動了雄心勃勃的公共項目。在官員和市場的壓力下,總統似乎有些退縮,不過許多投資者仍在觀望他下一步將何去何從。

資料圖片。(新華社)

(2019-04-15 10:55:00)

?
国标麻将13张 3d试机号计划 香港智能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李逵劈鱼ios 安徽时时网站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 手游棋牌app 天津时时78 浙江11选5下载 五福彩票安卓版 赛车pk开奖直播盛世开奖记录 北京时时赛车九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 新疆体育彩票11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单双怎么玩 美女捕鱼视频最新 秒速时时两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