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品系羅非魚生長性能的比較

2019-07-08 03:30:59 江蘇農業科學2019年10期

沈夏霜 敖秋桅 譚蕓 甘西 梁軍能 羅永巨 朱佳杰

摘要:為評估不同品系羅非魚的生長性能,對吉富羅非魚抗病F4代、未選育的F0代、“百桂品系”吉富羅非魚和奧尼羅非魚進行同塘混養,比較4個品系的生長速度和養殖存活率的差異。結果顯示,4個品系的平均生長速度、絕對增質量率和肥滿度均為F4代>百桂>F0代>奧尼;平均特定增質量率依次為F0代>奧尼>百桂>F4代;且F4代平均體質量的變異系數最小;養殖成活率為奧尼>F4代>F0代>百桂,且奧尼與其他品系存在顯著性差異(P<0.05);遺傳相關性統計發現F0代和奧尼以體質量與體長的相關系數最高,F4代和“百桂品系”以體質量與體高的相關系數最高,均達到了極顯著水平(P<0.01)。以上結果表明,經過選育吉富羅非魚抗病F4代的生長性能和養殖成活率均得到了明顯的提高,可以進行大規模推廣養殖。

關鍵詞:羅非魚;生長性能;生長相關;養殖成活率

中圖分類號:S965.125?? 文獻標志碼: A? 文章編號:1002-1302(2019)10-0193-04

羅非魚屬鱸形目(Perciformes)、麗魚科(Cichlidae),是原產于非洲及中東地區的熱帶魚,具有食性雜、適應性強、繁殖力高及肉味鮮美等特點,已成為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向全世界重點推廣的水產品種之一[1]。目前,我國養殖的羅非魚品種主要有尼羅羅非魚(Oreochromis niloticus)、吉富羅非魚(GIFT)、奧利亞羅非魚(Oreochromis aureus)、奧尼羅非魚(Oreochromis niloticus×O. aureus)、紅羅非魚(Oreochromis sp.)等[2]。近年來,隨著養殖規模的盲目擴大,加上種質退化明顯,導致羅非魚的生長速度和抗病力下降。因此,很有必要對現有的主養品種進行養殖性能比較,篩選出生長性狀優秀且抗病力強的品種進行推廣養殖,這對減少羅非魚養殖病害和提高養殖效益均具有重要的作用。

目前,國內外學者對羅非魚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在品系遺傳結構方面,Hooi等對尼羅羅非魚收獲量的遺傳效應進行了分析[3]。在性別控制方面,張志敏等對不同親本組合羅非魚的繁殖性能及其子代雄性率進行了研究[4]。在抗逆性方面,王茂元和Narayan等分別對羅非魚進行了耐寒和耐高溫的研究[5-6]。在飼料營養方面,蔣明等探討了吉富羅非魚對飼料中苯丙氨酸的需要量[7]。在生理生化方面,黃旺等研究了飼料中添加不同濃度的糞腸球菌對吉富羅非魚生長、體組成、消化能力及血液生理生化指標的影響[8]。在生長性能方面,大部分學者均是對羅非魚雜交及家系之間生長性能及肌肉營養的研究[9-10]。鮮有對不同品系羅非魚之間的生長性能比較的研究。因此,深入了解不同羅非魚品系之間生長性能的評估,對提高羅非魚品系的養殖和選育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本研究團隊針對羅非魚無乳鏈球菌病開展吉富羅非魚抗病育種,2011年開始至今已完成了4個世代的選育,取得了較好的效果。本研究將選育出的吉富羅非魚抗病F4代品系分別與未選育的F0代、奧尼羅非魚和“百桂品系”吉富羅非魚品系進行同塘混養,比較它們的生長性能,總結各品系羅非魚的生長規律,為羅非魚苗種的生產和親本選育提供依據。

1 材料與方法

1.1 試驗材料

2016年6月至10月,在國家級廣西南寧羅非魚良種場開展4個品系羅非魚(吉富品系F0代和吉富羅非魚抗病選育系F4代、“百桂品系”吉富羅非魚和奧尼羅非魚)生長性能評估試驗。選擇面積約600 m2的池塘投放同期魚苗2 000尾(每個種群500尾,條碼標記區分種群),魚苗規格為50~90 g/尾。

1.2 試驗魚的制備、飼養和測定

池塘中以氣機進行充氣提供充足的氧氣。每日投喂通威顆粒料2次(09:00、15:00),每次以喂飽為限,試驗期間的水溫維持在(26±1) ℃,pH值為7.0±0.3,溶解氧4.8 mg/L,養殖期為120 d,記錄每天的氣溫、水溫及試驗魚的攝食、活動情況。試驗魚測量前1 d停止投喂。

1.3 數據測量

對4個品系進行體質量、體長、體高和體寬初始測量,每個品系隨機測量30尾,然后轉入同一池塘進行生長對比試驗。每隔30 d進行1次生物學測量,測量周期為90 d,共測量4個階段(Ⅰ、Ⅱ、Ⅲ、Ⅳ)的生長指標,每次測量結束放回原試驗池繼續飼養。累計記錄4次生長指標。

1.4 數據處理

利用Excel 2010、SPSS 17.0軟件進行數據處理和分析,以平均值±標準誤(x±s)表示,P<0.05作為顯著性評判標準。

試驗相關參數的計算公式:

式中:m0、mt分別為初始測定體質量和試驗末體質量,t0和tt分別為m0和mt體質量的測定時間。

肥滿度(CF)=平均體質量/平均體長;

變異系數(CV)=100%×標準差/平均值;

成活率=收獲尾數/放養尾數×100%。

2 結果與分析

2.1 羅非魚在不同測定時段的生長性能比較

在初始體質量達到50~60 g時進行電子標記,并對4個品系羅非魚的4個養殖階段(Ⅰ、Ⅱ、Ⅲ、Ⅳ)進行生長性能測定。不同日齡的形態性狀比較見圖1,從生長差異上看,F4代品系的絕對生長最快,其次是百桂品系,F0代品系相對較慢,奧尼則增質量最慢。從性狀差異上看,以體質量的絕對生長最為明顯,其次是體高、體寬和體長。F4品系生長性能最大部分生長階段均顯著高于F0品系(P<0.05);奧尼在整個養殖階段的生長性能均顯著低于其他品系(P<0.05)。

2.2 羅非魚在不同測定時段形體指標的比較

由表1可知,在養殖Ⅰ階段時,平均體質量的變異系數由大到小的順序為:奧尼>F0代>百桂>F4代;在Ⅱ階段時,變異系數變化為:奧尼>百桂>F0代>F4代;在Ⅲ階段時,變異系數變化為:百桂>奧尼>F0代>F4代;在Ⅳ階段時,變異系數變化為:F0代>百桂>F4代>奧尼。在整個試驗期間,4個品系的平均肥滿度由大到小的順序為:F4代>百桂>F0代> 奧尼。

2.3 羅非魚各表型性狀間的相關性

通過分析4個養殖階段后,4個品系羅非魚各性狀間的相關系數,可以直接了解表型性狀對體質量的作用。從Pearson相關分析結果(表2)可知,4個品系間的體長、體高、體寬與體質量間均達到了極顯著相關水平(P<0.01),其中F0代和奧尼以體質量與體長的相關系數最高,分別為0.927和0.975;而F4代和百桂品系以體質量與體高的相關系數最高,分別為0.952和0.941。

2.4 羅非魚在不同測定時段平均增質量率及存活率比較

根據Ⅰ階段和Ⅳ階段的平均體質量統計分析整個測量階段的平均增質量率。由表3可知,百桂和F4代品系羅非魚初質量與F0代和奧尼品系均存在顯著性差異,有可能是由于遺傳背景不同引起,也有可能是由于人為定向選擇造成的。根據試驗初質量和末質量對4個品系進行增質量率比較,平均

絕對增質量率的大小順序為:F4代>百桂>F0代>奧尼。4個品系的平均特定增質量率大小順序為:F0代>奧尼>百桂>F4代。經過90 d的同池養殖,4個羅非魚品系的存活率大小順序為:奧尼>F4代>F0代>百桂。

3 討論

人們利用生物固有的遺傳變異性進行選擇育種,即將生物具有經濟價值的表型定向選擇。選留優秀個體作為繁殖品系,打破天然繁殖的隨機性為性狀優良的個體提供交配機會;淘汰或者抑制性狀較劣的個體參加交配,加強與擴大生物體優良性狀的基因型頻率,降低育種價值小的基因頻率;再經過對代的累積選育,使有利于生產的變異最終固定下來[11-12]。國內外對于多種水產經濟動物的選育結果證明,科學的系統選育是選育優良水產品種的有效手段。如大西洋鮭[13]、斑點叉尾[14]、牙鲆[15]以及尼羅羅非魚[16]等均是選育試驗成功的典范,對水產養殖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本研究采用家系選育結合人工腹腔注射感染無乳鏈球菌方法完成了吉富羅非魚抗病品系4個世代的選育,獲得了吉富羅非魚抗鏈球菌病專門化品系1個,且經過實驗室測定表現出了明顯的抗性。為進一步評估選育品系的生長性能,本團隊對不同品系進行了同期池塘混養研究。

生長性能比較研究是衡量不同品系羅非魚之間性狀優劣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生長對比試驗中,魚苗初始規格、養殖密度、池塘條件、水質條件及飼養管理等因素均可影響試驗結果[17]。本試驗為了避免試驗魚前期生長差異對后期試驗的影響,選取同一天產的苗種經過相同時間標粗后,放入同一池塘的網箱中進行養殖。養殖至75 d時,進行簡單而迅速地剪鰭標記作業后同池混養,保證所有試驗條件統一,有效降低試驗的系統誤差,確保了試驗數據的準確性。對吉富羅非魚選育系F4代和未選育品系F0代、百桂品系和奧尼進行同池混養,發現在4個養殖階段不同品系的生長存在著差異,有可能是由于遺傳背景不同引起,也有可能是由于人為定向選擇造成的,具體原因還有待進一步研究。其中,F4代品系的絕對增質量率和特定增質量率均高于其他3個品系,但差異不顯著,與眾多學者對“新吉富”羅非魚各世代(F6~F8)進行長期的跟蹤、選育效應的研究結果一致,研究表明,“新吉富”羅非魚選育品系的生長速度逐代提高,代表性尾鰭逐代趨于整齊,體質量變異系數逐代降低、選育品系的規格更加趨于一致[18-20]。

對表型性狀相關系數分析有助于提高選育目標性狀的效率。目前,表型性狀相關系數分析已在鯉魚[21]、鱖魚[22]、草魚[23]、圓斑星鰈[24]等魚類品種選育中得到了廣泛應用。本研究通過Pearson相關分析剖析了4個品系的體長、體高、體寬與體質量的相關系數,結果表明,體質量與體長和體高的相關系數最高。這與羅偉等報道的F4代吉富羅非魚各表型性狀間的結果存在異同[25]。推測有可能是不同批次魚苗養殖時間不一致導致的差異。肥滿度是反映魚類肥滿程度的指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魚類可食部分的多少,也間接反映了該品種的經濟價值。通常情況下生殖腺增質量或腸胃中食物增加會造成肥滿度偏高,并不能很好地反映魚類肥滿程度[26]。故在每次測量前1 d停止投料,盡可能減少魚體內腸胃容物。綜合肥滿度指標,可以將體長、體高和體質量作為主選性狀進行選育。

變異系數對于魚類主要反映了某品系某性狀的一致性程度,在遺傳上則表明了該品系遺傳變異程度的大小,性狀的變異系數越大,表明品種相應指標可供選擇的范圍越大,選擇的潛力就越大[27]。對于養殖生產,品系的體質量變異系數反映了成魚出池規格的差異情況,體質量變異系數越小,則規格就越相近,養殖效益就越高[28]。從4個品系間的體質量變異程度來看,隨著養殖時間的延長,各品系之間的主要形態性狀和體質量的變異程度逐漸減小。在整個試驗期內,奧尼品系的變異系數最大,F0代次之,百桂品系相對平穩,F4代最為穩定。說明F4代品系變異較小,品系規格更整齊。頡曉勇等對吉富品系尼羅羅非魚選育系F6、F7和F8代同期魚生長對比研究表明,選育使得品系生長速度更為整齊[11]。唐首杰等對吉富羅非魚選育多世代品系生長比較的研究也表明,吉富羅非魚經過選育后生長速度表現出逐代遞增的趨勢,體質量變異系數呈現出逐代降低的趨勢,個體規格更為整齊,適合養殖和推廣[9]。以上研究結果進一步證實吉富羅非魚具有較大的選擇育種潛力。

4 結論

綜上所述,本研究對吉富羅非魚選育抗病F4代、未選育F0代、“百桂品系”吉富羅非魚和奧尼羅非魚進行同塘混養比較養殖性能的差異,結果發現吉富羅非魚選育抗病F4代種群的生長速度優于其他3個品系,且體質量變異最小,由此說明經過4個世代抗病選育吉富羅非魚的生長性能得到了顯著的提高,可以進行大規模推廣運用。

參考文獻:

[1]朱佳杰,李莉萍,唐瞻楊,等. 吉富羅非魚家系構建及抗病力檢測[J]. 南方水產科學,2012,8(6):22-27.

[2]賀艷輝,張紅燕,龔赟翀,等. 我國羅非魚養殖品種及養殖發展分析[J]. 水產養殖,2009,30(2):12-14.

[3]Hooi L K,Raul W P,Hoong Y Y,et al. Genetic and non-genetic indirect effects for harvest weight in the GIFT strain of Nile tilapia(Oreochromis niloticus)[J]. Aquaculture,2016,450(1):154-161.

[4]張志敏,李慶勇,梁浩亮,等. 不同親本組合羅非魚的繁殖性能及其子代雄性率的研究[J]. 中國農學通報,2015,31(8):64-70.

[5]王茂元,鐘全福,胡振禧,等. 不同體質量新吉富羅非魚耐寒性的研究[J]. 中國農學通報,2014,30(32):21-25.

[6]Pandit N P,Bhandari R K,Kobayashi Y,et al. High temperature-induced sterility in the female Nile tilapia,Oreochromis niloticus[J]. General and Comparative Endocrinology,2015,213(1):110-117.

[7]蔣 明,武文一,文 華,等. 吉富羅非魚對飼料中苯丙氨酸的需要量[J]. 中國水產科學,2016,23(5):1173-1184.

[8]黃 旺,李洪琴,羅 莉,等. 糞腸球菌對吉富羅非魚的生長、體組成、消化酶活性及血液生理生化指標的影響[J]. 水產學報,2017,41(11):1756-1765.

[9]唐首杰,何安元,李思發,等. “新吉富”羅非魚選育后期世代 F13-F15的生長性能比較研究[J]. 上海海洋大學學報,2013,22(1):1-6.

[10]強 俊,楊 弘,徐 跑,等. 吉富羅非魚與奧利亞羅非魚完全雙列雜交后代生長性能與肌肉營養成分的比較[J]. 中國水產科學,2015,22(4):654-665.

[11]頡曉勇,鐘金香,李思發,等. 吉富品系尼羅羅非魚選育系F6、F7和F8當年魚生長對比研究[J]. 南方水產,2009,5(1):48-53.

[12]吳雷明,白志毅,劉曉軍,等. 三角帆蚌F5殼色及生長性狀選育效果評價[J]. 中國水產科學,2016,23(3):547-554.

[13]Oflynn F M,Bailey J K,Friars G W. Responses to two generations of index selection in Atlantic salmon (Salmo salar)[J]. Aquaculture,1999,173(1/2/3/4):143-147.

[14]Dunham R A,Brummett R E. Response of two generations of selection to increased body weight in Channel catfish.Ictalurus punctatus compared to hybridization with blue catfish Ⅰ furcatus males[J]. Aquaculture,1999,9:37-45.

[15]侯吉倫,王桂興,張曉彥,等. 牙鲆抗淋巴囊腫病家系選育及生長和抗病性能分析[J]. 中國水產科學,2017,24(4):727-737.

[16]Basiao Z U,Arago A L,Doyle R W. A farmer-oriented Nile tilapia Oreochromis niloticus L.,breed improvement in the Philippines[J]. Aquaculture Research,2005,36(2):113-119.

[17]高 強,欒 生,楊國梁,等. 羅氏沼蝦選育新品種──“南太湖2號”與非選育群體生長性能的比較[J]. 大連海洋大學學報,2012,27(2):120-124.

[18]趙金良,李思發,何學軍,等. 吉富品系尼羅羅非魚選育F6評估[J]. 上海水產大學學報,2003,12(3):201-204.

[19]胡國成;李思發;何學軍. 吉富品系尼羅羅非魚選育F6-F8生長改良效果[J]. 上海水產大學學報,2005,14(3):282-285.

[20]Li S F,He X J,Hu G C,et al. Improving growth performance and caudal fin stripe pattern in selected F6-F8 generations of GIFT Nile tilapia (Oreochromis niloticus L.) using mass selection[J]. Aquaculture Research,2006,37(12):1165-1171.

[21]王蘭梅,朱文彬,董在杰,等. 福瑞鯉選育家系不同養殖階段的生長差異分析[J]. 南方水產科學,2017,13(1):43-49.

[22]盧 薛,孫際佳,王海芳,等. 鱖魚生長性狀遺傳參數的估計[J]. 中國水產科學,2016,23(6):1268-1278.

[23]Fu J J,Shen Y B,Xu X Y,et al. Genetic parameter estimates for growth of grass carp,Ctenopharyngodon idella,at 10 and 18 months of age[J]. Aquaculture,2016,450(1):342-348.

[24]邊 力,劉長琳,陳四清,等. 不同生長期圓斑星鰈形態性狀對體重影響的通徑分析[J]. 中國水產科學,2017,24(6):1168-1175.

[25]羅 偉,甘 西,敖秋桅,等. 吉富羅非魚選育系生長性能的評估[J]. 西南農業學報,2016,29(11):2758-2762.

[26]蘇錦祥. 魚類學與海水魚類養殖[M]. 2版.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1995:287.

[27]陳 林,李思發,簡偉業,等. 吉奧羅非魚生長性能評估[J]. 上海水產大學學報,2008,17(3):257-262.

[28]區又君,吉 磊,李加兒,等. 相同養殖條件下卵形鯧鲹3個選育群體生長特性的比較[J]. 應用海洋學學報,2015,34(2):177-182.

?
国标麻将13张 新时时论坛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时时彩免费模拟投注 赛车pk拾官网直播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体彩11选五预测 腾讯分分彩有人控制吗 微信捕鱼注册送三元 北京赛pk10走势图 福彩跑马幸运彩走势图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云南时时倍投 金蝉捕鱼平台 北京赛pk10计划 黑龙江省p62开奖 时时彩开奖结果今天